一曲江南画韵

江南水乡的柔情,想起了吴冠中先生的画作,很多的作品都在描绘江南水乡,好似一曲悠扬的画韵。吴冠中的画读起来轻松自由。如果说他是一位大画家,不如说他是一位艺术思想家,因为他的思想灌注了他绘画的全部内容,所以他的画是有思想、有激情、有内涵的。今天,小编收集了一些关于老先生的作品资料,跟随小编一起来欣赏吧。

《风景 镜心》1987年作,这是吴冠中以山水画情的典型作品之一,这是油画风景与中国山水画的又一次会合的画法。王国维说,一切写景皆是写情。这是适合於油画风景和水墨山水两方面的座右铭。吴冠中曾说过:“我曾寄养於东、西两家,吃过东家的茶、饭,喝过西家的咖啡、红酒,今思昔,岂肯忘恩负义,先冷静比较两家的得失。”一曲江南画韵

从这件作品来看,点线面,黑白灰的形式美因素完美地融入了画面的造型之中。画中粉墙黑瓦,小桥流水,乍看分明是江南的水乡小镇,然而又完全不同于生活的真实。曲与直,刚与柔,虚与实的对比,加上红红绿绿的色彩点缀,营造出空灵、清丽、明快,抒情的意境。画面单纯而不单调,形式虽为小品,却表现出韵味无穷的一片江南,显示出画家对水墨画艺术形式探索的成功。吴冠中真正操起水墨不过十余年,但他最主要的成就却在水墨上体现,也正是水墨画使其产生了世界性的强烈反响。

一曲江南画韵

《春山新雨后》作于1988年,系吴冠中艺术生涯中后期之作,完整系统地体现了吴氏的艺术观点,是其画风较典型的代表作之一。中国传统水墨画的意境,及其晕写、渲染之法,糅以极其西式的点线结构、层积、迭加、抽象甚至变形,状出典型的江南小景。本质上,吴冠中是一个诗人。苏轼说:“诗画本一律。”诗人应该有的一切,敏锐的视角、善感的心灵以及澎湃的激情,他都拥有,而且切实地表现于他的画作中,烟雨后的春山,红的桃,绿的柳,白的壁,黑的瓦,迂回的小道,以及三三两两檐前树影里隐约着的盛装春沐的人们,似乎在告诉你,这不是实在的江南,而只是梦里的江南;或者,只是江南的梦。一曲江南画韵

《漓江晓日》是吴冠中一次新的成功实验。跳脱自己此前的语言模式,把大泼墨与小写意全动的整合,创作了一种全新的绘画语言风格。不同于其他作品的地方是,画家在同一画面中组织起两种完全不同的“势”,渲染两种完全不妥协的“势”,并在这种极致的落差中表现审美对象的本质属性,借张力来诠释、宣泄。山势的奔腾不息,与水流的波澜不兴恰成鲜明的对比。而依山而起的民居、静默的渔船、嫣然的红日,甚至是夕阳下的远山,又无一不在视觉效果上强烈的补充、强化着这种对比叙事。惟其极写山之极动,方极显水之极静;而惟其极状水之极静,山之极动方见于其中。一曲江南画韵

《追忆秦淮》1990年作,秦淮河是一条脂粉的河,承载着太多女子的梦,并由朱自清的名作《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而蜚声中外。吴冠中对这一既是历史遗迹又是现实生活的时空交叠点,有着无以名状的复杂情感。一方面,他对秦淮河故地的昔日繁华景象有着说不清的向往,因此希望“重抹胭脂,再造酒家”,恢复其旧日荣光。这是作为游子的吴冠中对故乡的情愫,因此,在秦淮河两岸高宅上的天空里,他画入了代表相思和痴情的燕子,而在秦淮河边,他画上了新绿的柳丝和泊岸的小船,并把一种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然而代表了一个时间段的建筑作为审美的主角。而另一方面,他又深深迷失并自悔于自己这种对旧日不现实的向往和沉迷。一曲江南画韵

这幅《湘西水田》,一贯的吴冠中式墨线,在蜿蜒中迂回变化着浓淡粗细;一贯的吴冠中式色块,在分割中曲折交替着深浅沉浮;而江南特有的乌黑的屋顶和门窗,在绿树的枝杪里隐约;春风拂过后新绿的小山和田埂,又在粉红的桃花里嫣然。这是烟雨里的江南,烟雨里的湘西,笼罩在一层薄薄的空蒙里的与“天光云影共徘徊”的湘西水田。也许,这就是吴冠中自己梦里江南故乡水田的剪影吧。一曲江南画韵

 这幅《白桦林》,是吴冠中在90年代创作的作品,也是一幅极具他个人特色的水墨画。乡村的题材,平静的小河把把白桦林中的民居包围起来,闲散的鸭群在水中觅食嬉戏,远处的湖光给人无限遐想的空间,宛若桃源仙境。作者在这幅图画中又好像回到了故土,江南水乡,宜兴故地,乡情悠悠。一曲江南画韵

扫一扫分享至朋友圈

一万套装修案例

土巴兔APP